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3章 你贱不贱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厌?

    何止是厌!

    她软白的小手撑住他胸膛,桃花眼中锋芒粼粼,艳红的唇一启,“恨”字几乎要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他猛地低头,以吻封缄。

    他不想知道她的答案,只想品尝她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两年多来,他无时无刻不想念这个香甜的吻,这个柔若无骨的女人。

    想的快发疯了。

    在她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,他终于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你都去哪儿了?你知不知道,我为了找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一声脆响,白雅乐抬手就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这算强制猥亵。”她丢下这一句,扭着小腰就走,边走边在心里默数:十、九、八、七……

    她知道,他不会让她走的。她今日的打扮言行,都是为他量身定制。

    然而才倒数至五,她整个人忽然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严东勋直接将她扛到了肩上,一言不发地进了紧急通道,直往地下停车场去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严东勋你这个土匪混蛋强盗你放开我!”她演技逼真地挣扎,捶打他,直到被完好无损地塞进他宾利车的后座。

    这个酒会本就是为了接近他而搭建的舞台,她当然不会真的拒绝他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她所说的每一个“不”字,都是为了欲拒还迎。甚至,他的每一步行动都在她预料之内。

    看着气急败坏落锁,又急吼吼催司机快走的严东勋,白雅乐的内心忽然安静下来,一种莫以名状的情绪开始蔓延——

    原来,他也有这么不受控制的时候。

    原来,他也和普通男人一样容易被她撩拨,被她掌控情绪。

    她不再挣扎,看着他的侧脸凉凉道:“严东勋,原来,你也没有那么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这没头没尾的一句,让严东勋的剑眉皱起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了不起?”

    白雅乐心想:你是没说过,不过是曾经的我看你时滤镜太重了。

    她靠在车窗上闭上眼睛,张口报了一个酒店的地址,示意他把自己送回去。戏到这份上,已经差不多了。以后的事情,要一步步慢慢来。

    她没有强装笑脸,在他面前保持太长时间的镇定,过去血粼粼的画面与如今自己伪善的面目,能将她的心撕扯成两半。

    严东勋没说话,她就当他默认了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大概是近来为了复仇筹谋,精神过度紧张,她竟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,她发现自己被严东勋抱在怀中,正走进一扇大门。

    这门她熟悉的很,正是她与他新婚之时住的那个别墅。

    往事一幕幕翻上来,扎地她头也疼心也疼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她冷冷出声,同时猛地推他。

    严东勋措不及防,手下一滑她就落了地,高跟鞋站不稳,当即“啪”地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吓了一跳,赶紧冲过去扶她,却被她一巴掌推开,“别碰我!”

  &nb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