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32.第 32 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此为系统防盗章, 购买达到70%以上可实时查看, 否则需等三天后  夏青青的眼睛,怕是她第一个舍弃的东西。

    吼出这么一句话后,原本激烈的情绪变得烟消云散。夏清尝试继续沟通, 却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那股残留的意识并没有那么强的存在性, 只是刺激到夏青青本人潜意识里最在意的事才会被激活。夏清觉得夏青青恐怕是真的离开了,那些意识不过是从前存在的痕迹。

    房子住的时间长了,都会留下前面主人的气息, 更何况人的身体。就如同本能反应一般,遇到一些在意的事就会有了应激反应。

    心有不甘, 仍有执念。

    此刻,夏清似乎有些明白为何明明睡得好好的,大夫前不久才刚说她至少能活到八十的自己,为何魂魄会落在一个小姑娘的身上。

    怕不是老天爷想要让这抹不成形的残魂明白, 错的不是这副躯壳, 而是芯里的魂魄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缘故,她既然来到这里, 就不会枉过一生。

    虽不知为何来何时走, 可常人本就不知这些。不管什么缘故,活的时候好好活, 才不枉走这么一遭。

    已过四十的夏清能重回少女时代, 这无疑是幸运的。她虽不舍从前的亲友, 却不可否认这番经历依然是赚到了。

    没有夏青青残留情绪的干扰, 她好好的观察自己的模样。这副容貌现在确实有碍观瞻, 仔细打量,却也没有夏青青以为的那么不堪,眉眼之间甚至还有自己从前模样。

    若是瘦下来加上肌肤调理,怕是能有自己年轻时候六——七成模样。

    她从前虽非绝色佳人,样貌却也算得上是秀丽。

    这世上多为普通人,只要对自己的外貌稍加管理、注重内修,即便成不了美人却也不会因为容貌不佳而遭人厌憎。

    夏青青的底子不错,皆因对自己过于放纵,才会是现在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“青青,你好了吗?要不要妈妈帮忙?”吴大梅的声音响起,透着担忧和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夏清收回视线,将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进去这么久,怕你不方便又不好意思说,所以才敲门的。”吴大梅见她平安出来,舒了一口气,弱弱的开口。

    夏青青最讨厌别人烦她,她这么紧盯着放在从前肯定要大发雷霆。可她宁可被自己闺女指着骂,也不想无法承受的事发生。

    “我刚在里面磨蹭了一会,抱歉,让你担心了。”夏清也知道自己这般模样太不夏青青,可一个人的气质、习惯是难以改变的,即便可以演戏她也不想这般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演一次两次一天两天甚至一个月两个月都可以,总不能一辈子都如此。一辈子都无法做自己,那此生还有和意义。

    她一向在规矩之内,怎么舒坦怎么来。白得的光阴,当然要更加潇洒。

    吴大梅被唬了一跳,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那个成天大呼小叫的闺女。可她也没有想太多,只觉得是自己女儿在鬼门关那走了一圈,受了刺激才会不一样。

    就像之前她再婚又怀孕一样,让原本乖巧的女儿一夜之间变得十分乖张,让她都快认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遭了这么大的罪,有所不同也就不为奇。况且她闺女以前就是这么的乖,是她贴心的小棉袄,现在不过是恢复如初罢了,如今她只希望这个乖女儿别又在变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吴大梅削着苹果,看到夏清被电视给逗笑了,笑得花枝招颤,嘴角也不自禁翘了起来,虽然她有些不明白这一段有什么好笑的。

    电视里正重播前阵子很火的一个宫廷剧,光是重播吴大梅就看了好几次。里头正演到大结局,身为皇帝的男主角病危,快要死的时候女主坦白自己并非那般爱他,甚至还让他戴了绿帽,女主所生的孩子并非他的血脉。

    这一幕基调很沉重,女主角畅快报复的同时,又带着无尽的哀伤。男女主角痴痴缠缠的纠葛,已经道不清是爱是恨。

    更出乎意料的是,男主其实早已猜到,却依然坚持将皇位传给了女主的儿子,道这是他唯一能弥补自己给她造成伤害的方式。

    一代帝皇的痴情表现得让人心疼,还用回忆杀让人想起当初男女主从一开始的两小无猜,到后来为了利益各自猜忌和伤害。最后,无情的帝皇变得有情,吴大梅第一次看的时候还掉了眼泪,后来看重播依然会觉得嗓子眼发酸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自家闺女不仅没有被感动到,竟然还笑得这么欢快。尤其看到皇帝明知女主儿子不是自己的血脉,还坚持将皇位传给他的时候,笑得简直快要厥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青青,来,吃点水果。”吴大梅将削好的苹果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妈。”夏清接过苹果大大的咬了一口,顿时满嘴的汁水,十分香甜可口。

    平常她的水果都是婢女们削好切好,用银叉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入口。不过到哪里都入乡随俗,她也不是非讲究不可。

    这苹果味道不错,甚至不比贡品差,这怕是世代改良、又买的是精品的结果。

    电视里凄凄惨惨,夏清笑得差点没噎着,最终扛不住还是换了频道。

    凭良心讲这一幕虽然狗血不合乎实际,可演的还是不错的,整个氛围都营造出来了,让人即便不落泪也难免会唏嘘。

    可谁让电视里演的这两个人正好都是她认识的呢,里头的皇帝正是前世正在位的光帝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总是疑神疑鬼、心机深沉的光帝,竟然成了个痴情种,被戴了绿帽还喜盈盈,含情脉脉的述说自己的情意,真是……

    容她先哈为敬。

    那人最是注重名声,一心想要成为千古一帝。若是他知晓自己被后人这般胡乱编排,怕是能气得从坟里跳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怕是跳不起来了,他的坟都已经被挖了……

    真惨啊。

    夏清笑得更欢了,一点不掩饰自己幸灾乐祸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光帝,哪怕后来光帝对易家和夏家十分重用。可这也不能掩盖他当初因为忌惮,害得老侯爷差点死在战场的事实。

    明明那场仗可以不费周折大获全胜,他却迟迟拖延不下令送上补给,使得易家军因为后勤供应不足折损大半。老侯爷也在那场大战中受了重伤,没多久便逝去。

    后来不过是杀了一群替罪羊,就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她是后宅妇人,不知道什么是权衡之术,什么是治国天下,只知道这个人间接害死了自己的亲人。

    从前他是君,她不过是个后宅妇人,只敢心中腹诽,连一句质问都不能。

    现在可不一样,随意嘲笑奈我何,恨不得对酒当歌。

    “青青,过两天你出院,我给你在学校附近买套房子,就不跟你爸住了。”吴大梅道。

    这是夏青青从前的愿望,夏清摇了摇头:“我尚且年幼,又是女孩子,还是不要离开长辈独居的好。”

    吴大梅连忙解释:“我这次来就不回去了,反正家里也没有什么事,就在这里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妥,幼弟尚小离不开人,王叔还要在家里干活,你有自己的工作,你们夫妻两长期分开也不合适。”夏清在吴大梅开口前开口:“房子可以买,方便你隔三差五的过来看我有个落脚的点。这里到家来回也方便,坐高铁也不过两个小时,不需要专门过来陪我。”

    夏清想到高铁就想着有机会一定要坐一坐,这么短的时辰就能跑这么远,实在是太神奇了。从前他们哪里能想到,后世的人还可以上天入地,飞驰而行,这跟神仙也差不离了。

    吴大梅依然有些犹豫,她也知道这个办法最好不过,虽然心底责怪夏文正没有照顾好自己的闺女,可也很清楚孩子不能没有父亲。父女两本就生疏,若是再不相处以后这父女缘就要尽了。但是心底依然担心夏青青觉得自己不够疼爱她,不愿意把所有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妈,你放心,我不会再做傻事的。你要是不信我,可以在这里先住一个月观察。”

    吴大梅不再说些什么,女儿怎么说她就怎么做,还是别惹恼的好。好不容易才恢复从前的乖巧,可不能再刺激她了。

    她当场就打了了个电话,让人在学校附近给房子。之前她就想这么办,可怕夏青青知道以后,就自己搬过去不愿意跟她爸爸住一块,所以她每次到市里都只是住酒店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买两套房子?”夏清不解。

    吴大梅没有避着夏清,所以她听到吴大梅嘱咐对方要买两套,其中一套必须装修得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一套先凑合住着,另一套按照你的喜好装修,免得你瞧不上原有的样子,住起来不痛快。房子不嫌多,现在房价蹭蹭蹭的涨,你不想住还能收租也可以卖掉赚差价,怎么都不会亏。”吴大梅说这话又有些不放心,“你要是没钱就找妈要,千万别卖房,收租才长久。”

    这话意味着房子是记在夏清名下,也让夏清对吴大梅的壕有了更深的认识。

    吴大梅现在的身家大半都是自己挣来的,别看混迹乡野,却是十里八乡出名的女强人。夏清向来对这样的女子很是佩服,也感叹这个世道的开明,让女子有了出头的机会。

    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可以与男子齐肩甚至更高。

    这些让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向往,上一世她一直深居后宅,抱负暗藏心底,也将心收拢起来。

    如今,她可以像那句话所说:世界那么大,她要到处看看。

    陆佳皱起眉头上下打量:“真的没事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,就是刚突然一下而已。”夏清轻松的笑道,还在原地蹦了蹦。

    甄珍连忙拽住她:“你可给我老实点吧,还真把自己当武林高手了。赶紧一边歇着去,刚还说去打球,真要去了恐怕就是你成了球在地上滚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找了个位置坐下,夏清不过是问了几句,就从两个迷妹嘴里知道了很多关于秦森的信息。

    大抵而言,就是一个性格阳光温和的人,品学兼优,运动也很强,是老师心头宠是学生们的榜样,各方面都非常的优秀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看着好交往,实际上只和身边的朋友比较亲近,对男生还好,对女生都只是保持基本的礼貌,没有和谁相熟,比看着阳光帅气的外表更加内敛。

    他的家境也非常不错,父亲是个有名的导演,母亲从前也是个有名的演员,只是现在改成幕后做起了制片人。现在基本上都是夫妻档,是圈里有名的模范夫妻。而秦森本人也有这方面的意愿,偶尔也会出演一些作品,不过都是玩票性质,镜头并不多。最近才有消息称他准备正式出道,即将出言一个非常著名导演的作品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会是那种教唆夏青青用极端手段解决问题的人吗?

    虽然网上的‘他’和夏青青聊天的时候,并没有明确的提议,可从夏青青留下的模糊记忆,夏清还是看出里头的猫腻。从一开始两人聊天,网上的那个人就一直在引导着夏青青走向一条歪路。

    事实上那个人的手段并不高明,很多时候意图都非常明显,只不过夏青青自己太过相信秦森是个很好的人,因此对网上这个人没有任何警惕。

    没错,夏清觉得网上那个人很大可能不是这个秦森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直觉,也是多年经验告诉她,这个可能性很大。而且夏青青的意识也许也是在怀疑,这个任性的小女孩其实也没有这么笨,对秦森又很了解,只不过她更加愿意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最后的决绝,夏青青的心态是复杂的,很少有一个人单纯为了某一件事做出非常冲动的事。大多数都是各种原因的积累,只不过是遇到了一件事突然爆发而已,夏青青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切只是没有凭据的猜想。有些人就是双面人,在外头表现的和实际并不相同。看着好似风光霁月,事实上心理扭曲。于他而言,不过是个闲时戏耍,享受愚弄别人的快感。十几岁的年纪,介于成熟与不成熟之间,也最容易产生这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种人夏清从前没少遇见过,很多都是闲得慌,明明拥有世人所向往的一切,还觉得自己空虚寂寞。一点点的委屈能记恨一辈子,好比某导演拍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。加害别人不反省,总去强调自己有多惨。

    每逢这个时候夏清就想把他们扔到战场上去,看看生灵涂炭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。

    在心中絮絮叨叨,又开始犯中老年欧巴桑通病的夏清,被场上的喝彩声给唤醒,开始关注场上的秦森,脑中在思考该如何去接近这个人,验证一下心中的猜想。

    兴许是夏青青在天之灵,夏清这边正愁着,场上因为抢夺,篮球被拍出界,正好落到她的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